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家运与国运同跌宕 远生血脉 世纪“团聚”

家运与国运同跌宕 远生血脉 世纪“团聚”
九江新闻网 时间:2009-05-15 09:29:57 来源:九江新闻网
  松柏滴翠,哀乐低回,晴空浩荡,似在抒解后人百结的愁肠,又似在告慰遥遥远逝的先人。5月8日上午,在贺嘉山陵园,来自全国各地的黄氏后裔,云集到中国近代著名记者、“报界之奇才”黄远生的墓前。星移斗转,经历了近百年的分离,黄远生的长子黄席群、三子黄席棠的骨灰在这里安葬,和父亲“团聚”。这场世纪葬礼,牵出了黄氏家族的一段传奇家史和命运咏叹调。

家运与国运同跌宕

远生血脉 世纪“团聚”

  A.乱世被刺 全国供养三遗孤

  1885年,黄远生出生于九江县新合乡。黄远生从小喜欢读书,聪颖过人。坊间流传,他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一本书,他边看边撕,看完了,也全部进脑海了。

  1904年,黄远生赶上中国历史上最后一次会试,中进士,与沈钧儒、谭延鹃同科,并是最年轻的一个。按清制,黄被授派到河南当知县,他坚决辞官,留学日本,在日本中央大学攻读法学。

  民国刚成立,黄远生与蓝公武、张君劢在京创办《少年中国》周刊,被誉为“新中国三少年”,他先后身兼《时报》、《申报》、《东方日报》三家报纸驻北京的特派记者。所写的专栏“远生通讯”,在当时政界具有极大的影响,他因此被誉为“中国第一个真正现代意义上的记者”,成为和梁启超、章太炎齐名的舆论界领袖。黄远生怀抱着做一个政治漩涡之上的超然者的热情,为民生社会请命。对黄氏的这种精神,邹韬奋的评价是“不但眼光远,而且有胆量说话”,并称他是“人民的舌喉”。

  从业后,黄远生采访报道了不少政治内幕新闻,如《政界内形记》、《最近之秘密政闻》、《乔装打扮之内阁》、《大借款波折详记》、《报界风潮》、《奇怪之北京社会》等,均脍炙人口。有人以“同是记者最翩翩,脱手新闻万口传”的诗句来赞颂黄写的通讯。胡适赞颂道:“这位名噪一时的记者是文学革命运动的先驱”;戈公振先生称黄远生为“报界之奇才”。

  1915年下半年,袁世凯复辟帝制阴谋暴露,黄远生鄙其所为,不肯苟同,立即登报声明,公开表示与袁世凯及持拥袁立场的《亚细亚报》绝裂。由于他在此前对袁曾存有幻想和对在朝的国民党议员派的作为颇多非议,当年10月24日,黄远生离沪赴美,以避不测。12月25日,他在美国旧金山遭暗杀。

  噩耗传来,三个儿子还是懵懂孩童,分别只有6岁、3岁和2岁。义愤填膺的国人,当时纷纷捐款,后由黄远生生前好友陈叔通(解放后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等人设立、管理基金,每年支付利息,供养黄远生的三个儿子。

  B.治学坎坷 树欲静而风不止

  在社会的关怀下,黄远生的三个儿子秉持科学救国的信念,奋发求学,均成为享誉学界的专家教授。

  老大黄席群解放前就以外语才能闻名,曾任德国海通社新闻编译、国民政府中央社编译部主任,解放后成为西北师范大学教授、全国著名翻译家,先后校译了《美国的历程》、《现代英国史》、《现代世界体系》等名著。老二黄席椿早年在德国师从电子学著名学者巴克豪森,后主持创办了西安交通大学无线电工程系,成为开创我国瞬态电磁场与对流层电磁波研究的顶级专家。老三黄席棠师从诺贝尔奖获得者玻尔,获得德国哥廷根大学地球物理博士学位,曾担任上海交通大学物理系主任,后领衔组建了厦门大学物理系,成为中国物理学界响当当的学者。

  家运连国运,三兄弟虽然天各一方,命运却惊人的相似,治学之路起伏跌宕。在上世纪50年代末期和文革期间,他们作为所谓的学术权威,均受到了冲击。

  1958年8月10日,黄席群被打成“右派中的极右分子”,被强送到位于甘肃省酒泉境内巴丹吉林沙漠边缘的夹边沟。黄席群的女儿黄兰回忆:“1958年至1961年,在夹边沟饿死的人很多。凭借心中的信念和乐观的性格,父亲最终挺了过来。可是,母亲郑呈蓉却因为着急父亲,脑溢血发作,于1962年去世。”

  黄席群育有八个女儿,她们的命运,也深深地打上了时代的烙印。因为父亲被打为右派,四女儿黄蓉当年高中毕业后,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的二女儿黄杜,在文革中也遭受迫害,过早去世。

  与此同时,三弟黄席棠的日子也不好过。1958年,黄席棠被划为右派,下田劳动,失去了上课的权利。后来,福州大学创始人、著名科学家卢嘉锡获悉后,将黄席棠调到福州大学,黄席棠才重新获得上课的权利。

  文革期间,黄席棠和高怀蓉夫妇再受波及,被关进“牛棚”。造反派要他们用墨汁涂黑双手,戴上高帽,手执扫把,敲着簸箕,在校园中高喊“我是牛鬼蛇神”。

  1972年,正当审查结束,黄席棠满以为能够松一口气,可以走上自己挚爱的课堂,却不料长年积压的心脏、肾脏等脏器疾病集中爆发。黄席棠来到上海,在儿子黄上腾家养病。20余天后,黄席棠突发脑溢血,英才早逝,年仅59岁,学术界无不扼腕痛惜失去了这位优秀的物理学家。

  文革期间,黄席椿也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在短暂平静的深夜里,他把哈林敦所著的《时谐电磁场》一书所附的全部习题都做了一遍,以度过那段难熬的时光,并为重新走上讲台做好准备。

  C.欣逢盛世 黄氏后裔多才学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中华民族迎来了亘古鲜有的盛世,分布在海内外的黄远生后裔如沐春晖,驰骋在教育和学术界。

  1987年,桃李满天下的黄席群退休。除了担任《英语世界》的编委和顾问,他还致力于研究英语诗歌的翻译。如今,黄席群的女儿们,继承父亲的事业,有的在兰州、福州等地大学任教,有的执教中学,有的当医生救死扶伤。

  在无线电领域德高望重的黄席椿,1986年1月8日因病去世,安眠在西安烈士陵园。他育有两女一儿。大女儿黄上仪为上海海洋地质调查大队高级工程师。小女儿黄上元在上海交大毕业,任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航空航天研究所研究员,并担任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高科技国际中心成员。儿子黄上恒继承了父亲的衣钵,成为西安交通大学航天航空学院教授、力学专家。

  黄席棠过早去世,其夫人高怀蓉时常告诫儿女们,一定要抓住父母一代曾梦寐以求的好时光,抓紧时间成才。毕业于福州大学的大儿子黄上腾,在计算机领域颇有建树,成为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大女儿高上凯(随母姓)成为清华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系教授,担任了六种国际期刊的编委。小女儿高上达是福建省协和医院B超科副主任。小儿子黄上涵读中学时正逢文革,没上过几天像样的课。妈妈高怀蓉不仅用自己逆境奋斗的经历鼓起他的信心,还当他的全科辅导教师。最后,黄上涵顺利地考上了福州大学,并出国深造,在美国波斯顿大学硕士毕业,如今成为美国马萨诸塞州的IT业精英。

  受祖辈的影响,黄远生后裔崇尚教育,其第三、第四代孙辈中,80%以上的人当老师。

  黄席棠过世后,骨灰一直没有下葬,放在儿子黄上腾的家中。2006年6月14日,其夫人高怀蓉去世。今年4月8日,刚过完100岁生日不久的黄席群突发脑溢血,15天后去世。两家的儿女们经商量,相约将父母亲的骨灰全部送回九江,合葬到爷爷黄远生的“身边”。黄席群的女婿、原市政协副主席高朝曦告诉记者:“树高千丈,叶落归根。我岳父和他的弟弟一生坎坷,如今能回到岳祖父的身边,也算是一种团聚吧!”在家中保存父亲骨灰长达37年之久的黄上腾说:“父亲的骨灰安葬故乡,有匡庐、鄱湖相倚,有亲情、乡情做伴,我们放下了一桩积存30多年的大心事。”(胡荣彬 实习生蒋倩 记者姜月平文/摄)

编辑:夏莹
分享到:

上一篇:黄远生父子世纪“团聚”

下一篇:七年级1班第三次滚动快速作文书面讲评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