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小雨中的回忆

小雨中的回

上怡

窗外飘洒着细细的牛毛雨,我站在窗前,望着如烟似雾的细雨,心不知不觉随着这雨丝惆怅起来。蒙蒙的雨丝凝聚成童年的露珠化落在我的心间,勾起我童年一段苍凉的回忆,勾起我对早逝母亲的无尽思念。

我的母亲是在我不到10岁的时候就去世了,享年不到50岁。她这么早离世应该是和祖母有关。

我母亲黄席玉原本出生在九江沙河的一个书香门第家庭,整个家族都是读书人。母亲娘家和著名的早期新闻人黄远生先生是同族。我的外祖父就是教书的先生。我的母亲当然也受到了很好的教育,读了不少的书,在她那个年代,还是蛮稀少的。她会讲很多故事,还会唱很多儿歌。至今我还记得她教我唱的儿歌,“小麻雀呀,小麻雀呀,你的母亲到那里去了?”另一只骄傲答到“我的母亲为我去寻食去了,马上就要回来,马上就要回来了,吃了食,我身上就会很快长毛毛。”还有一首是。“外婆浸谷种,舅娘往外撵,撵到田地下,跌了一大跤,摔了一身泥,青蛙看见了,气得叫咚咚。”这些儿歌和所讲的故事都给我的童年增长了不少见闻,使我童年时代就明辨真、善、美。

我并不是我母亲的亲生女儿,母亲一生没有生育,准确的说我只是她的养女。在她快四十岁的时候,才把一岁的我从她娘家,也是当老师的堂弟,我的生父黄席磊那里过继过来。(生父是德高望重的名师,在文革中受迫害致死)正因为没有生育,因此,她受到了祖母的不少欺凌。我的祖母是位非常厉害的人,我父亲都很畏惧她。她常常无事生非,经常指桑骂槐,整个家庭的气氛总是很紧张。而我母亲是一位知书达礼之人,很少正面和祖母交锋,在受到委屈时也很少跟父亲诉苦,默默地一个人承受。

透过雨丝,我仿佛看到母亲所受祖母的欺凌历历在目。祖母刁钻的很,我父亲在家,她就装模作样不骂人,父亲一上班,她马上就换了一副嘴脸。我母亲只好悄悄地常带我出去走走,去戏院看戏,或去她朋友家散散心,或者去她的娘家走走,以来排解她心中的苦闷。因此我看过很多越剧戏,只因那时年龄太小,戏名基本记不清了。

我母亲原本是有工作的,为了我而丢掉了工作。那是在我刚来时,祖母不但不带我,还赶走了带我的保姆。经常不给我吃,并诅咒我快快死掉,骂我是野丫头。可怜的我瘦得皮包骨头。母亲在万般无奈之下,只好辞去了工作,专心回家带我。祖母的诅咒并没有显灵,我在父亲和母亲的呵护下,健康的在一天天长大。在六十年代初、中期,母亲就非常重视教育,她和父亲制作很多识字图片教我识字。在我五、六岁时,她和父亲顶着祖母的责骂让我上了当时比较好的幼儿园,使我能顺利的到公办东风小学念书。(六十年代中期没有上幼儿园的只有到民办小学)可怜的母亲在父亲的家中受到多少委屈和磨难,我知道的并不多,只记得有一次,祖母不知道又为了什么事,又骂起我和母亲来,母亲是在忍无可忍顶了一句嘴,祖母操起一根棍子就朝我打来,母亲为了护住我,棍棒就落在了我母亲身上。到了晚上睡觉时,父亲掀开母亲的衣服一看,几道血印就在母亲的背上。父亲心疼极了,找祖母去论理,祖母便撒起泼来,寻死觅活。对他这样一位母亲,我的父亲也只有对着茫茫黑夜仰天长叹。

长期的精神压抑,终于使我母亲病倒了。她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肺积水。她在病中总是默默流泪,拉着我手说“儿呀,我死了你怎么办呀?那老鬼还够活。你跟我受苦了。”我哭着喊:“妈妈你不会死,你不会死的,我已长大了,不怕她了。”我的哭声并没有感动上苍,在我的哭声和父亲保证不会让我受到委屈中,母亲带着无限的牵挂无奈地去了。母亲就这样走完了她满腔辛酸的一生。在母亲去世第三年,祖母终于去世了,享年96岁。她去世时,我竟然还掉了几滴眼泪。

窗外的雨还在下个不停,越下越大,淅淅沥沥。雨落大地,润物无声。母亲对我的爱和我对母亲的思念不正是也像这绵绵不断的雨丝一样吗?几十年了,还在不断地在我的心头萦绕,浸透我的心田!

 

胞弟黄上庚推荐

 

 

   

 

 

分享到:

上一篇:全国滚动快速作文第十三次群研讨纪实

下一篇:滚动快速作文教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会公告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